主页 > 国内新闻 > 即时新闻 > > 希尔瓦娜斯h 希尔瓦娜斯一生:被阿尔萨斯凌虐

希尔瓦娜斯h 希尔瓦娜斯一生:被阿尔萨斯凌虐

来源:河北新闻网    2017-06-02 08:35 责任编辑: 小编

亲,您如果觉得希尔瓦娜斯h 希尔瓦娜斯一生:被阿尔萨斯凌虐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希尔瓦娜斯h 希尔瓦娜斯一生:被阿尔萨斯凌虐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Hill Vanasse: life by Alsace couldn't have children abuse
身为亡灵被遗忘者的女王,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期望带领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民寻求更高目的。希尔瓦娜斯h,希尔瓦娜斯曾经是银月城的游侠将军,衔命守卫奎尔萨拉斯的精灵王国。她在第三次战斗中阵亡,家园遭到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和亡灵天灾军团的践踏,但是灭亡并非她的起点。阿尔萨斯残暴地将她的魂魄与身材剥离,将她化为充斥痛恨的女妖,成为天灾军团的一员。当伊利丹怒风的进击减弱了巫妖王,希尔瓦娜斯和其他意志坚强的亡灵摆脱了他的掌握,在洛丹伦王国的废墟下建立了新家园。他们称自己为“被遗忘者”,起誓不惜代价革除巫妖王。尽力使部落回收他们后,希尔瓦娜斯带领“同胞”前去诺森德征讨巫妖王。就在成功前夜,被遗忘者傍边happen兵变并杀戮了同盟与部落的成员,使得希尔瓦娜斯遭遇质疑。她开始思虑被遗忘者绝望的将来;他们受人歧视且没法繁衍子女。最后,女妖之王和瓦格里订下契约,这些恐怖的生物可以创造出更多的亡灵,让被遗忘者有机会在艾泽拉斯持续生存下去。(以上材料来源于《魔兽世界》官方网站)--------------------------------------------------------------------------------冰冠冰川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在温馨的陆地中倘佯着,躯体的知觉被情绪的纯粹所取代。她既能享用极乐,见证欢愉,还能凝听安定。这就是下世,她的命数。银月城沦陷后,她发现自己进入了永久之海。希尔瓦娜斯h,她属于这里。对这个地方的影象跟着每次回想而逐步淡去。声音逐步变远;暖和逐步变寒。这种幻象常显印在惨白而隐约的梦乡中。但是梦乡都有一个一样的终局,非常清楚而可怖:希尔瓦娜斯的魂魄被扭曲了。苦楚如此激烈,她只能任由魂魄被永久地撕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面露狰狞,歪嘴邪笑,圆睁眼球,轻睨着她,似乎要将她拉回现世。阿尔萨斯要虐待她的魂魄。他的狂笑声空泛而虚假的笑声每次一想起来都让她不寒而栗!* * * * *“狗娘养的杂种!”希尔瓦娜斯大声吼叫着踢开一块巫妖王冰冻铠甲的碎片。她的声音空泛而恐怖,因心内的伟大痛恨而变得非常沙哑。声音在冰冠冰川巅峰回荡,穿过山谷,就像永久缭绕这鬼地方的烦人迷雾普通。希尔瓦娜斯h,她一个人冒险冲上阿尔萨斯生前的权利宝座。在冰冠碉堡的最高点,冰封的王座在皑皑白色冰原上一目了然。那个自负的小男孩自然情愿挑选这个地位,坐在这里可以高高在上,俯瞰众生。而他现在又身在那边呢?气绝了吧!她再也感觉不到意识的边沿被他恶狠狠地拉扯。王座前白色高台上散落着他的铠甲碎片,周边尽充满凝固的玄色淤血,还有那些终究让他屈从的兵士的尸首。希尔瓦娜斯真懊悔没有亲眼来看他怎样被了却。她捡起一只破裂的护手,就是从那只曾经持着霜之忧伤的手上掉下来的。他最后终于死了。但是为什么她的心坎还是感觉如此空虚?为什么还是满腔肝火啊?她将盔甲丢下山崖,看着它消逝在混沌的迷雾傍边。希尔瓦娜斯h,其实她并非一个人。还有九个鬼魂围绕在冰峰周围。它们戴着面具,转向她的标的目的,瞬时的形体由文雅而纤细的双翼托起。它们是瓦格里,上古时代的战斗侍女,曾经也被阿尔萨斯的意志所奴役。为什么它们还留在在这鬼地方?希尔瓦娜斯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它们并没有妨害她,就算是在希尔瓦娜斯收回呼啸和呼啸时,它们也在中间沉默不动。岂非是在监督她?审阅她?希尔瓦娜斯对它们置之度外,径直踏过白雪嘎吱嘎吱地走近阿尔萨斯的权利宝座。居然有其他人坐在王座上。希尔瓦娜斯起先以为是阿尔萨斯的尸身被冰封在王座上借以嘲弄他的光荣。但是从表面看并不像是阿尔萨斯。希尔瓦娜斯h,她走近王座,伸手拭过冰面,想要看清楚内里变形的躯体。没错,是人类。她认出同盟肩甲的表面。但是躯体被灼烧得利害,血肉扯破如烤焦的肉块。他戴着阿尔萨斯的王冠而且他的眼睛还闪烁着意识……他们已经找人替换了阿尔萨斯,新的巫妖王就座在王座上!希尔瓦娜斯再次大发雷霆,大呼作声。她对着冰面就是一掌,然后紧握拳头不断捶打。冰碎了。裂成网状的冰面下的隐约面貌也被扯破。她的呼啸逐步散去,在围绕冰峰的迷雾间消逝得无影无踪。他们找人替换了阿尔萨斯。岂非这意味着永久都会有一个巫妖王吗?真是一群呆子啊。希尔瓦娜斯h, 岂非他们就这样无邪地以为傀儡国王不会在某天又把世界给搅乱了。也许更糟的是:它还可能成为某些权势的恐怖兵器。这真是个严重的袭击啊。她本来以为可以来这里张牙舞爪一下,未曾想倒是自寻烦恼。这种成功是徒劳的。但是她发展着分开王座,挺直腰杆,接收这世界还会持续循环。阿尔萨斯已经死了。让另外一具尸首弥补空下的王座又有什么关系呢?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横竖已经复仇了,而且那个曾经促使她和部下子民为之奋战多年的愿景也实现了。而就她凭这一副半死不活的躯壳,在乎世界的将来又有什么用呢?现在,一切都停止了。阿尔萨斯死了,再也不会在她意识末尾狠狠地拉扯,她意识的一部分却很惊愕,为什么她还要呆在这里。她发展着分开王座,逐步转过身审阅方圆冰凉而昏暗的世界。希尔瓦娜斯h,她的思路又回到了那个极乐的世界,回到那个一眼隐约的远方。是时候该回家了。她嘎吱嘎吱地逐步走到冰原的边沿,望着千尺之下被云雾环绕纠缠、充满萨隆邪铁尖塔的石头丛林。那边曾是她早年巡查的地方。单单这样摔下去,也许并不能要了她的命:她的躯体几乎是不成摧毁的。但是那些尖刺是由上古之神的血液凝固而成。它们不但可以将她的躯体撕成碎片,也可以将她的魂魄扑灭。这是她期待已久的。重归安定。她在银月城的丛林里所做的一切尽力终究都因阿尔萨斯之死而大功乐成。她从肩上抽出长弓,扔到一旁,长弓在崎岖不平的冰面上收回咔哒的碰撞声。然后她持续脱下箭袋,箭枝散落出来,顺着冰冠碉堡的边沿掉落下去,全体消逝在迷雾傍边。空箭袋静静地掉在她的脚下。希尔瓦娜斯h,她那件破烂不堪的玄色大氅没有了兵器的约束,一会儿就被风扬了起来,在凛凛的北风中拍打着她的颈部。她感受不到任何寒意,只能觉得稍微的钝痛。她已经可以感受到,十年来她的魂魄第一次如此靠近宁静之地。她往悬崖边沿挪动,闭上了双眼。瓦格里们一同回身看着她,沉默无声。注释已停止,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本文原标题希尔瓦娜斯h 希尔瓦娜斯一生:被阿尔萨斯凌虐,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zhongguohaoweishang.com/jishixinwen/89166.html,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篇:秋蝉鸣泣之时·解第11集
下一篇:没有了